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照片的故事(10)  

2018-02-12 07:26:00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照片的故事(10)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离开娘家
 
老照片的故事(10)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到了婆家

         1988年10月1日,国庆节,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,我要结婚了。

        赶在娶亲船到达之前,母亲就吩咐家人把我的嫁妆搬到楼下走廊里,电冰箱,彩电,洗衣机,自行车,沙发一套(包括两只单人,一只双人),玻璃茶几两只,皮箱、樟木箱各两,缝着五彩七彩绸缎面子的棉被12条,羊毛被、腈纶毯,一整套小家生,热水瓶、玻璃杯……我的嫁妆极其丰厚。系在嫁妆上的红绸带和红双喜,给全家增添了一份喜庆。

       娶亲船是供销社运货的水泥挂梢机,船舱比较宽敞,可以容纳几十吨的货物;娶亲队伍非常庞大,媒人带队,小姑指挥,单位里的一众小弟兄精神抖擞,两位表弟分别从上海、黎里赶来。

       虽说娶亲船很早就敲锣打鼓、一路招摇地出发了,但是途中经过多个水闸,开闸,关闸,耽搁了一些时间,也有村民强行拦船,讨要喜烟喜糖,又耽搁了部分时间。

        亲船到达娘家河桥,双方鞭炮齐鸣。娶亲队伍落座,娘家人热情地端出好茶好烟招待。没多久,就开始搬嫁妆。

        那天的气温不高也不低,我穿着上海买的红色羊毛套裙,刚刚好。为了结婚那天的衣着,我准备了三套红色服装,除了羊毛套裙,还有一套玫红色丝绒旗袍,带有同色小披肩,另一套是绣服厂订做的真丝红色印花套裙。

        随同我一起到新郎家的伴娘有一桌,亲妹妹,小表妹,电大同学,高中同学,还有关系亲密的同事。

        看热闹的人很多,亲戚和邻居,还有闻讯赶来的村民。他们把河桥边的空地挤得水泄不通。我的红皮鞋不能沾着娘家的泥土,外面套一双宽大的布鞋,走到河桥边被弟弟抱到船上,随后他用竹篙一撑,娶亲船就离开了娘家的河桥。我的手里紧紧拽着一小块云片糕,回头一望,黑压压的人头中,奶奶和母亲在擦泪。

        其实,我也舍不得她们。结婚后,大港上仅仅是我娘家了,我的新家在浮楼,从此,我的生活将会从陌生到渐渐适应,我的人生也将开启新的一页。

       难过了一阵子,娶亲船到了新郎家的河桥前,这是一幢建在厍星(北厍到黎星)公路河对面的三楼三底一平台的房子,外形相当气派。亲船一靠拢,马上吸引众多的村民来观看,连厍星公路上的行人都停下自行车,隔河观看。人群中,一些年老的村民已经过世,几位冲来冲去顽劣无比的小毛孩,如今已经是十多岁孩子的父亲。

        我在小姑的搀扶下,缓缓走进了新家。

        那时候的农村,几乎不见私人轿车,也没宽大的婚宴礼堂,举办婚庆喜事都在家中的院子里,楼上楼下的一间间屋子里,厨师是饭店里请来的,帮工都是隔壁邻舍。五六桌酒席把家里挤得满满当当,气氛热热闹闹。

        午后两点钟,我携新郎返回娘家,乘的依然是这条运输船。在娘家吃过晚饭,再回到夫家,然后一系列的闹新房把戏等着我们开场……

        一晃,即将30年。时间真是把杀猪刀,割走了我们的青春,剩下无尽的怀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