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到芦墟  

2017-10-02 10:25:09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 国庆节的芦墟显然是热闹的,看大桥的拥挤就能知道。我驾着车在大桥上蜗牛似的慢行,心里并不着急,反正随意转转嘛!
        近两年很少来芦墟,诗社没有什么活动,也就没有来芦墟的由头。想当年,我刚刚参加汾湖诗社的时候,活动特别多,再加上心血来潮学书法,每周来芦墟不下一次,开会,书法交流,聚餐,K歌……劲道十足。
       随着年纪的增长,精力渐渐不济,有些活动不想参加了,因为懒散,练书法也没继续下去。总觉得我离芦墟越来越远。
       事实上,我对芦墟怀有很深的感情。虽然我的出生地和工作场所都在北厍,但是出生地离芦墟不远,小时候上街去的就是芦墟,跟着爷爷去“三驼”(爷爷的朋友)家喝茶;跟着母亲乘船去剪布做新衣,吃小馄饨,买小人书;冬天的清晨,天还没亮,跟着奶奶走去芦墟集市卖鸡蛋;太浦河上还没大桥,进芦墟还得乘渡船;生病住院,进的是芦墟医院,出院的时候,父亲给我买了一把铅笔,后来才知道这医院以前叫怀德堂…
       童年的记忆最难忘,芦墟老街自然留在心底。
       街上找不到停车位,我的汽车停得很远,快要接近动迁小区夜猫圩港南浜了,所以进入老街是从南到北,与以往不同。
        老街比较宁静,与新街的热闹成反比。这里,由于交通闭塞,汽车进不来,商业也显凋敝零落。老街的变化不大,每次来每次看,总觉得还是老样子,不同的是怀德堂,因为一场火灾,自由进出的大门已被关闭,从敞开的窗口望进去,火灾残痕不堪入目。由此可见,古建筑的保护任重道远!
       每当荷花盛开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分湖公园的荷塘,忍不住赶去与荷花仙子见面。两年没去,冷落了荷花仙子,总觉得心里歉疚。这次来了,我得去荷塘转转。
       时过境迁,荷花早已不见踪影,荷叶也由绿色开始转黄,我悠悠地走在“映虹桥”上,当看到不远处的亭子里有人在低声细语,才马上返身离开。真的不愿意打扰别人的宁静。
       一个人行走,优点是自由,想去哪就去哪,缺点是孤独,身边没个说话的人,有点无聊。快到午餐时分,我得回去啦,去先生上班的地方蹭饭。
       先生的工作单位就在318国道旁,靠近太浦河。午饭过后,我在河边张望,拍下一张张太浦河的风景照,运输船、水浮莲,还有对岸的村庄,那些熟悉的场景,曾经一度占满我童年的脑海,以致于经年后,依然感到亲切,温暖。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老街的市河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老街多跨街楼和廊棚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火灾后的怀德堂,惨状触目惊心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枕河人家,洗洗涮涮比较方便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老街上的香樟树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分湖公园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芦墟山歌馆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一池碧荷

又到芦墟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太浦河道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