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堂姐的生活(2)  

2017-02-19 13:27:43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 失眠了几晚,思考再三,我终于跟先生说,要帮助堂姐,先生表示赞成。我的想法是这样:委托邻居,每日三餐多煮一碗,给堂姐吃,吃什么没有要求,跟他们一样就行。费用由我出,比如一天10元,一个月就是300元。问题是我堂姐愿意吃吗?她脾气很倔,一根筋难以转弯。
       主意已定,我直接去找堂姐,手里拎着一袋吃食。
       在弄堂的口子上,恰好遇到父亲。知道我的用意,父亲陪着我一起去。
       堂姐住的地方很隐蔽,沿街高楼背后的几间平房,在四周高楼的遮挡下,像个盆地。这里原是供销社老食堂。二十年前,我在这个食堂里吃过工作餐,如今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。之所以这么说,实在是因为这几间平房太破旧了,加上租住者不断扩展使用面积,旧木板、破门窗违章搭建,就成了临时厨房或者杂物间。这么一个棚户区居然住着人,我很惊讶。最让我担心的还是火灾隐患,如果不小心着火,这些木质易燃物很难控制,加上消防车进不去……
        “喏,就是这里。”父亲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。
       出乎我想象,那个小院子里居然有五六个人在闲聊,男女老少全是不认识的外来人员。我父亲直接走到一扇门前,高声呼唤堂姐的名字。几声之后,才听见有人回音。
       哦,她没有出去。父亲推门进去,我跟在后面。院子里的一众目光落在我的身上。
       黑咕隆咚的,几乎看不清什么。我问堂姐有没有电灯,是不是没电?她说有电的,然后拉亮了电灯。
       这是一间不到20平方的屋子,呈行的两张床铺占去了大半空间。靠门口南侧是张简易桌子,东侧是一幢箱子,皮箱、樟木箱,估计是堂姐结婚时的嫁妆。这些箱子都很破旧,而且没有关上,露出一些缝隙。
      见我打量室内,堂姐急忙把床头的几件衣服收拾起来,还把另一张床上的被子拉拉挺刮。“这是××的床?”xx是堂姐的儿子。据说昨晚还睡在这里,现在出去了。
       “听说你好多天没有煮饭了,是不是没有米?”父亲问话的时候,一只手揭开了盖在塑料桶上的三夹板,一股臭气熏来,令人作呕。
       这里装着粪便。与塑料桶相邻有只抽水马桶。
       “是不是抽水马桶坏了?”
       “不是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为啥不用抽水马桶,却用这只塑料桶?”
       堂姐扭扭捏捏不说话。
       父亲带我打开了隔壁的另一间屋子。里面有八仙桌,有轮椅,有破旧的自行车,估计动迁时候的杂物都在这里。相对来说,这间屋子比较空旷。
       我在屋子里待了一会。其实,这里我曾来过。
       多年前,伯母还在人世,我母亲带些糕点送给伯母,我好奇地跟着去了。那时候的院子里没有外来租房者,也没有那么多的违章建筑。伯母的生活虽然清苦,但是整理得很有秩序。在我们面前,她总是吐苦水,说这个毒姑娘总是穿着破破烂烂的旧衣服,不肯穿别人送的好衣服,走出去难看煞,也不知道冷暖,赤脚露胳膊。要是将来她不在了,毒女儿怎么办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