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瓶咸菜  

2017-12-04 11:46:10|  分类: 美食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末回娘家,看到院子里晾着各种玻璃瓶,乳腐瓶,果汁瓶,林林种种,七大八小,我猜想母亲又要分装咸菜了。果然,初冬季节,母亲腌好了一缸酸菜,一缸雪里蕻,准备切细后分装瓶子,储存起来,或送人,或自家佐菜。

“怎么没有尚菜?”我脱口而出。我的记忆里,腌尚菜才是真正的咸菜。母亲却说,现在的腌尚菜没人吃了,酸菜、多头菜才有销路,雪里蕻也是式微。

我突然觉得有些失落。时代发展了,我的记忆还停留在过去。

那时候,我们家里腌的咸菜都是大青菜,当地人称之为尚菜。尚菜从地里挑来,先在太阳底下晒上半天,等到叶子皱起来,脱掉部分水分,再到河里洗干净,沥干水滴,然后开始腌菜。那时候的咸菜,用场特别大,几乎家家都有,饭桌上天天摆着,所以腌菜的缸很大很深,往往几竹筐尚菜在缸里一层盐巴一层菜,层层叠叠压起来,加上双脚用力踩,人的身子才露出缸口一部分。尚菜腌完了,上面盖一层柴禾,考究一点铺上几张晒干的荷叶,然后压上几块古墩石,结结实实的样子。为了吊鲜味,尚菜里混一些雪里蕻菜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缸里的尚菜发出一阵阵咸酸味,菜卤也渐渐多了起来,淹没了古墩石,一层白乎乎的盐卤漂浮在上面,偶尔发出几个气泡。据说盐卤有毒,喝多了会中毒,要不然大年夜喝了盐卤的杨白劳怎么会命丧黄泉?

按照现在的说法,青咸菜含有亚硝酸盐,不能食用,黄了才能吃,但是那时候的餐桌上,家家有只咸菜碗,青咸菜照样荣光地登上餐桌,清水里冲一冲,生吃;镬子里炒一下,热吃;饭镬上蒸一下,变成盐渍菜。咸菜过饭、过粥,胃口大开,可以吃上两碗。我那隔壁人家孩子多,吃饭吃菜都是争着抢着的,父母限制他们的食量,筷子多捡一下都要遭白眼。

汾湖一带的农村有喝阿婆茶的习惯,农闲时节,几个老姐妹凑在一起,一边喝茶一边聊天,家长里短说说,听来的西洋镜倒倒……没啥招待,先端上一大盆咸菜来,这盆咸菜的功效类似于现在的话梅蜜饯和瓜子。好客的主人再端出一盆木梳糕或者青塌饼,闲谈白话,东拉西扯,一晃,夕阳西下,大半日过去了。

咸菜腌得多了,也会吃不完,菜缸里生出虫来。家里的大人把咸菜捞出来,搬到太阳底下晒干,这就是梅干菜了。梅干菜不是绍兴人的专利,吴江人照样会做。梅干菜烧肉,味道特别灵,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会做,吃起来却是大快朵颐,还美其名曰:妈妈的味道,外婆的味道。

“你啊要几瓶?”母亲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我只要了一瓶,说实话,家里人都不喜欢腌制的咸货,光我一个人吃也会厌倦的,所以,一瓶咸菜已够。

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昔日里常见的大腌菜缸渐渐淡出了视线,取而代之的都是小缸小甏。从健康角度来说,咸菜再怎么爽口开胃,也不能多吃,权当点缀而已,给平淡的生活加味调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