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回沙家漾(三)  

2017-11-14 08:49:12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童年时代,生活比较清苦,回想起来,应该与副业有关。那时候的人,不是脑子不活络,而是受政策制约,不敢轻易出手。生产队里,冠冕堂皇的副业是给供销社跑运输。农闲季节,队里挑选出几名青壮男劳力,摇着木头大船把鱼米之乡的大米、面粉运到太湖里的东西山,也把山里的新鲜水果装回小镇供销社,挣些小钱。即使如此,这样的活儿也是断断续续,青黄不接。到了冬天,水果落市,运输生意更是寥寥。

饲养场也有收入,一窝窝猪仔养到一定的大小就要出售给供销社畜牧采购站。钱不多,但对于没有经济收入的农民来说是喜事,说不定年底分红,就因为这些额外的收入,还能分到几元钱,要不然还会透支,成为透支户。

所以,对于生产队来说,出售猪仔是个重要的收入来源,不容小视。奶奶和矮恩娘受此重任,勤勉地守护在饲养场。

冬季,万物萧条,田间的蛇虫蛙类都钻进洞穴,进入冬眠状态。此时的黄鼠狼和野猫没了食物来源,就频频潜入村庄,偷鸡偷鸭,也进攻饲养场的猪圈,从母猪身边叼走猪仔,这可是损失啊!

每到黄昏,奶奶和矮恩娘就把一幅幅柴草编制的帘子严严实实地挂在猪栏前,不仅遮风挡寒,也能保护猪仔受侵害。长长的走廊里,挂起一盏盏回光灯,昏黄却温暖。

饿极了的黄鼠狼和野猫依然徘徊在饲养场附近,伺机进攻。夜深人静,一阵凄厉的嚎叫声惊醒了我们的美梦。两位奶奶披衣出去,大声喊叫。已经来不及了,猪圈里不是有猪仔被咬死,就是有猪仔被叼走。

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除了更加严密地制定防护措施,村里人买了诱捕黄鼠狼和野猫的笼子,安放在它们经常出入的地方。深夜,黄鼠狼和野猫悄悄潜入,闻到食物的香味,不假思索就钻进去,脚踏机关,“呯”笼子门关上。次日早上,瓮中捉鳖。

捉到野猫和黄鼠狼是件大快人心的事,不仅为死去的猪仔报仇雪恨,也给村民们带来了美味。

黄鼠狼和野猫,全身都是宝。它们的皮剥下来晾干,卖给供销社采购站,换一些钱;它们的肉身被剁碎后放在大锅里,汩汩红煮;吃剩的肉骨头也值钱。肉香弥漫了整个村庄。

傍晚,队里每家每户派一代表出席“宴会”,这个代表一般都是家长。孩子们循香而来,他们不敢走进去,只是依着门框,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家人,父亲或者爷爷,狂咽口水,最终往往能够得到一根骨头的赏赐,上面沾些肉,运气好的时候,能够得到一块肉。孩子们的要求也不高,能牙祭就好,毕竟只有一头野猫或者一只黄鼠狼。而那些喝着土烧或者黄酒的男人们呼幺喝六,正兴高采烈地吹牛皮,划拳。

这是一个盛大的节日。

(我的脑海里,沙家漾有很多故事,这里仅仅回忆了冬季的一部分,若有时间,再慢慢续写。另外,今天下午出发去越南芽庄,为期5天,由于某种原因,手机博客上不去,更新不了,所以,五天的旅程见闻估计会在“简书”里出现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