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回沙家漾(二)  

2017-11-13 08:58:37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播,夏种,秋收,躬耕于垄上的农民是辛苦的,唯有冬季比较清闲。对于饲养员来说,耕牛拴在棚里,有足够的柴草供给;母猪们养得胖胖的,生下一窝窝猪仔。蚊虫销声匿迹后,少了骚扰的牲畜们喝饱睡足,日子过得很安逸。饲养员也省心不少。

其妹大我两岁,已经上学了,她会说些学校里的事情,我很好奇。当然,我更好奇的是矮恩娘讲述的故事。矮恩娘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年轻时候经常去戏院看戏,她姐姐嫁在上海,大上海的故事从她嘴里流淌出来,有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,也有惊悚骇人的鬼怪妖魔,娓娓道来,却惊心动魄。

矮恩娘识些字,我奶奶是文盲。相较于矮恩娘,我奶奶嘴拙,讲不出精彩动听的故事,但她记得一些谜语,时常“翻出来”叫我猜,因此,我那小小脑袋瓜装进了不少谜语,浅显易懂,不深奥。

那时候,好像还没通电,我们用的是回光灯,那种与李玉和手里提的差不多的灯,灯芯外面有个玻璃罩子,防止风吹灭。

寒风凛冽,犀利地从门缝、窗框里钻进来,我紧缩着身子往奶奶身边靠。没有绵软的被褥,一床棉被像铁片一样又重又硬,脱下来的衣服盖在上面,越发显得沉重。被窝里塞了两个灌满热水的“盐水瓶”,可以抱着取暖。被单下面铺着厚实的柴草,它的清香已经被六六粉刺鼻的味道所覆盖。床上有跳蚤,撒了一层六六粉杀虫,跳蚤不见踪影,人差点被毒气熏死。

奶奶总是叫我给她抓痒,这临睡之前必做的功课让我很头疼,一边抓背,一边点数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一百满了,又是一百。手酸了,还不能偷懒,她会软硬兼施,哄骗加利益威胁,让我觉得平时慈爱的奶奶变成了凶狠的地主婆。奶奶的鼾声响了,我手里的力道也小了,各自进入梦乡。

大队里有三所小学,分别设在大港上(北)、金字和长葑三个自然村,四队、五队的孩子都在金字上课,所谓的学校其实是一间大的厢房,曾经是地主人家的老屋。长长的木板铺起来就是课桌,凳子也是长长的一条条。一到三年级的学生按年级划分,分成三排,并列坐在同一间教室里,往往是某年级在上课,其它两个年级的学生做作业。唯一的老师叫顾玉林,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。他同时教三个年级的学生,语文和算术两门功课。

顾老师是代课老师,刚刚高中毕业,他家在团结大队(后来改成浮楼村,动迁后成了某台资企业的厂房)。从团结大队走到钢铁大队,中间经过叶周大队的东胃村,也经过沙家漾的饲养场,一路全是窄窄的土路。学校没有食堂,他自带中饭一顿。寒冬季节,从家里到学校,即使包裹得最严密,铝壳饭盒子里的饭菜也结成冰霜。饲养场有间小屋,建有土灶,每天要烧几锅子热水,热水泡烂柴糠再稀释,然后喂给猪们吃。烧热水可以蒸饭,顾老师的午饭,奶奶帮他蒸热,中午吃的时候是热乎乎的。

正因为给顾老师蒸饭,我们全家人都跟他熟识,后来我上学,破例提前了一年,而我的名字也由秀红改成秀华。小学时,我一直是个三好学生,拿回好多奖状,贴在灶屋间的墙上,估计也与顾老师的鼓励密不可分。

(未完,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