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回沙家漾(一)  

2017-11-12 08:12:48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久前,我陪母亲去芦墟装牙,汽车行驶在汾阳路上。这些年,我已经习惯走这条路,每次路过某大型机械厂,总要左顾右盼,机械厂所在位置就是我出生的地方,一个叫大港上埂里的自然村。那天,我和母亲又提起了老家,在昔日金字港(已经填埋,变成公路)那个位置,我指了指公路西侧的大片树林,这就是沙家漾吧?母亲点了点头。

大港上消失了,埂里成了工厂车间,沙家漾填埋了,连同大片的农田,全部种上了树苗。

那夜,我做了个梦,梦见沙家漾的一湖清水,梦见饲养场的一排猪圈,也梦见了穿着青布衣衫的奶奶。自从沙家漾填埋后,我只能在梦里见到它了,每次醒来,总是满腹惆怅。

我对沙家漾是有感情的,我深深地怀念沙家漾,怀念童年时代与它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,特别是冬季下雪时的沙家漾。

沙家漾是一个湖荡。据《北厍镇志》记载,它占地面积约105亩,常年水深3.5米。这样小的湖荡在江南水乡众多的湖荡中,真的是名不见经传。尽管如此,对于我来说,沙家漾有着不一般的意义。我小时候朦胧的记忆里,沙家漾纯粹是湖水,后来才围垦种田,因为地势低,时常被淹没。改革开放后,沙家漾放沉,养起了商品鱼。

一个小小的沙家漾,何以令我魂牵梦绕?

沙家漾的东端有个机房,机房东侧的金字港底有个水闸,机房和水闸控制沙家漾的水位。就在沙家漾的东南端,有个钢铁大队(后来叫大港上村)第四生产队的饲养场,饲养场与机房与水闸形成三角顶点。

我奶奶与矮恩娘是饲养场的工作人员,也叫饲养员。那时候,妹妹和弟弟相继出生,我这个老大失宠后被“充军”到奶奶的饲养场,整天与大小猪猡、耕牛打交道,也与沙家漾朝夕相处。

饲养员是整天呆在饲养场的,管理着二十多头母猪和一窝窝出生不久的幼猪,还有一个牛棚,拴着两头耕牛。饲养员的工作很繁琐,除了负责牲畜们的一日三顿,还要收集柴草,接生幼猪,母猪生病,更要打针喂药。夜里,饲养员就住在饲养场最东面的小屋里。

小屋只容纳两张铺位,一横一竖摆放,没有桌子,更没有梳妆台之类的家具,一个马桶,两只脸盆,两只小凳子,便把小屋挤得密密箍箍。屋里住着四个人,奶奶、矮恩娘,还有我和其妹。矮恩娘比我奶奶大几岁,小脚,矮个子,我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,众人都叫她矮恩娘,她喏喏应承。其妹是矮恩娘的长孙女,她母亲生下她后就病故了,她爸又娶了妻子,生下一堆儿女。生活所迫,她和我一样,投奔到奶奶身边。

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唯有冬天,沙家漾给了我们最温暖的怀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