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隐约传来牵磨声  

2017-01-19 08:43:21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无论是店堂里悬挂的一个个大红“春”字,还是晒在路边的一排排腊鱼腊肉和香肠,总觉得离春节的步伐越来越近,扑面而来的年味越来越浓郁。
       走过大厅,没来由地听到一阵“咕嗤咕嗤”的声响,我屏息凝神,固执地认为那是牵磨声。
       是的,该牵磨了。廿四夜的团子,年三十的糕点,是我们汾湖一带村民必做的年味,如同二月二的撑腰糕、端午节的粽子,一样不可缺少,否则,日子变得苍白,过年就不像过年了。
       做糕点,米粉应该早早地磨好。
       糯米,粳米,分别淘洗,然后晾在竹制圆匾里。大冷天,空气干燥,仅隔几个小时,圆匾里已经找不到任何水滴。
        “阿大来,阿二也来!”这个时候,母亲的呼唤随之而来,仿佛拉磨杆的必定是我和妹妹。
       磨床,石磨,磨杆,还有塞在磨床下面的大团匾,场面浩大,占去半间屋。
       推磨了,刚开始比较新鲜,拉磨杆也比较起劲,特别是看到雪白的米粉像绵白糖,也像白雪,从磨盘里飘飘洒洒扬落下来,美得令人心动。小手不断地使劲,仿佛力量无穷的样子。渐渐地,疲劳了,手酸了,终究力不从心,两只手推着磨盘,装装样子,眼睛顺着磨杆两头的麻绳往上看,那里有樑棒,有檀子,有面砖,面砖上有白色的壁虎壳。绳子晃晃悠悠,发出“叽里咕噜”的声音,仿佛在唤救命。我们一会儿说脱衣服,一会儿要喝水,简直就是磨洋工了。
       这一切都逃不出母亲的火眼金睛,她笑着说:休息会,休息会。
       于是,解放出来的双手协助身体,伸伸臂,弯弯腰,踢踢腿。母亲与奶奶配合,开始筛粉,小山似的米粉也有粗细,粗粒子留存在筛网上,蹦蹦跳跳,重新回到磨盘里,继续被粉碎。
       继续推磨,继续筛选,偶尔停顿歇息,几个回合后,牵磨终于结束。磨好了米粉平铺在一只只团匾里,上面盖一张讨来的旧报纸或者一块花洋布,等待节日的来临,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个白玉般的圆团子,上面盖着红印子,还有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米糕,正中间印着红色的双喜或福字。团子是自家吃的,寓意团团圆圆;米糕是走亲访友用的,春节里,端着它们来来去去,主客双方的脸上泛出喜悦的光芒。
       牵磨是极为讨厌的事,吃团子吃米糕又是幸福的事,但它们偏偏相互依存。俗话说,无苦不来甜,假如没有辛勤的牵磨经历,就不会有米粉的产出,更不会尝到团子和米糕的鲜甜可口。
       有付出才有收获,这是不变的真理。可惜年少不懂事,时常埋怨牵磨的辛苦,人到中年方领悟,却已找不到昔日的磨盘,它们已经消失在日常生活里。唯有记忆深处的偶尔悸动,撩拨起缕缕微波,隐隐约约,若有若无,一如我此刻在大厅里的恍惚。

隐约传来牵磨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