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牵挂  

2016-04-19 09:54:43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  这阶段,莴苣笋大量上市,稍不留心就来不及吃而老去,父亲隔一天就来镇上,给我送莴苣笋,每次都觉得他的摩托车上还有一份,与我差不多的量。父亲好像看出我的疑问,直截了当地对我说,这些是给银华的。

       银华是我的堂姐,精神病患者,整天游走在街上,低着头,步履匆匆,有时候心情不好,嘴里骂骂咧咧。她的手里经常拿着几只微烂的水果,是从水果摊丢弃的纸箱里捡的。我曾经对水果摊的女主人介绍说,她是我的堂姐,本性善良,只因遇人不淑,遭遗弃,才精神失常的。看在我的面上,水果摊摊主待她不薄,随便让她拿去即将坏掉的水果。
       有天,父亲给我送蔬菜,又说等会去银华那里,我就把家里的一些吃食,红枣、巧克力、饼干等等悉数装进一个袋子,让爸爸带去给她。父亲很开心,对于银华的关心,不是他一人在孤军奋战。我也觉得心安不少,我对堂姐是有感情的。
        “银华还认识你吗?”
        “当然认识,与她聊天,没有一句不正常。”父亲说,某天他给银华一百元钱,她坚决推辞,说自己有钱用。父亲临走还是把钱放在桌子上。下一次去看银华的时候,她拿出上次给的钱,一定要还给我父亲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这么说,我确信不疑。十多年前,我在老家村口遇见堂姐,给她钱,她也推辞不要,姐妹俩推来推去,最后硬是塞进她口袋。她的衣服总是补丁加补丁,袜子破得只剩上面的圈,穿不穿没啥两样,好心人给她半新半旧的衣服,她坚决不要。伯母在世的时候,我跟她说过这件事,伯母说,她就是喜欢穿自己的旧衣服,买了新衣服也不穿。精神病患者,思想执着,认定了的事很难改变。
       那天傍晚,我去娘家,车过元鹤大坝,透过窗玻璃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银华,这个时候她怎么在这里呢?下班高峰,车流成河,路边无法停靠,我眼睁睁地看着银华的身影越来越小。到娘家,我迫不及待告诉父亲,他说,前天去看银华,她告诉叔叔(我父亲)斐斐20天没回家了,很担心他。这个时候还在大坝上,估计她在四处寻找斐斐。
       斐斐是银华的儿子,今年27岁。不满周岁时,父亲在外花天酒地,长时间不回家,母亲精神抑郁,两人最终离婚。儿子是母亲的心肝肉,银华唯一的愿望就是儿子必须跟她。年幼的斐斐跟着精神病的母亲在外婆家长大,生活清贫凄苦,他的内心一定很压抑。
       娘家回来,我开始牵挂起斐斐来,这孩子还是小时候见过,偶尔听说过他的事情:工作不安心,没有成家……总之不大好。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有极大的影响。
       前天,刚好遇到堂弟——斐斐的舅舅,问起斐斐怎么20天不回家,他说:出事啦!
       这件事非同小可。难道银华也知道,所以一直在寻找?可怜的堂姐,没有幸福的童年,也没有幸福的婚姻,如果儿子不成材,她的后半世将会更加孤苦无依。
       有心想帮堂姐,一时想不出有啥好办法,对她的牵挂却与日俱增,毕竟,我们的血液里流着部分相同的因子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