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菜,春草  

2016-03-15 10:18:22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春雨贵如油。一场春雨浇灌后,院子里的植物像吸足了养分,浑身是劲,舒展身子蹭蹭蹭地往上长。原本稀稀朗朗的小不点马兰头已经像鸡毛菜那么大,要是再晚几天,拔长后变老,口味就会差很多。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剪下来,凉拌、清炒或者煮汤。
       竹园下的这块小地方,马兰头绝处逢生,它们可怜地瑟缩在石榴树、香椿树、柿子树以及刚刚种下的腊梅树的阴影下,苟且偷生。在各自争抢地盘的实力上,马兰头无疑是弱者。况且,为了果树,家人时不时地锄草,顺便把马兰头一起除掉。马兰头是我种下的,秧苗还是从娘家带来的,只有我特别珍惜。
       院子里的马兰头东一处,西一簇,顽强地生长着。在我四处寻找马兰头的时候,也看到了荠菜花。三月三,野菜开花赛牡丹,尽管还不到农历三月三,但是大部分的荠菜已经开花结籽,野外的荠菜即将落市,与之为伍的还有青春期特别短暂的油菜心。芥菜和莴笋,作为新贵,还在梳装打扮,即将闪亮登场。
       与马兰头混在一起的还有许多杂草,小鸡草和鹅草也在其中,按照往常,我是要狠狠心拔掉它们的,但是现在,我没有这么做。小鸡草也叫文文头,吴中一带的东西山人把它当作餐桌上的时令蔬菜。曾记得,第一次去明月湾,午餐时点菜,老板娘推荐文文头,我拼命摇头,这是儿时割的野草,剁细后喂小鸡吃的,难道人也能吃?结果没有吃。后来去林屋洞赏梅,景区门口摆着很多摊贩,又见醒目的文文头,菜农极力推荐,我依然不为所动。近日,看到叶正庭老师关于吴中春菜的视频,我才知道,这个小鸡草不是小鸡的专利,人类也是可以食用的。据说,煸炒时,加入一些上好的白酒,味道更佳。想到炒菜加白酒,自然想到花草(紫云英),清炒紫云英的时候,也要加一点白酒,我先生最爱这道时鲜菜,只要市场上看到,必定买回家,吃的时候像头饿极的水牛。
       那种被我称作鹅草的植物,与蒲公英有些相像,叶子也是锯齿,梗子也呈紫色,有人还误认为是荠菜。鹅草是俗称,真正的大名至今不明了。也许,本博文发出后,知道的热心朋友会告知我呢!
       石灰草作为做麦芽塌饼的草头,是我先前种下的,一年年下来,开花结籽,种子随处飘洒,像蒲公英一样播撒每个角落,来年长出小苗。石灰草也是四处都有,若不是先生当作野草拔掉,估计满院子都是它的地界。
       鸭跖草,马齿苋,丝路蓟,春廖,宝盖草……细小的身子都在努力生长。小草也有生命,在不妨害果树和花木的基础上,我同样会珍惜。
       去年种下的三棵香椿树,顶端已经冒出嫩芽,假以时日,将是餐桌上的美味佳肴。
        
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马兰头
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荠菜花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文文头,俗称小鸡草
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石灰草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鹅草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
春菜,春草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紫云英,也叫花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