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时,过年(一)  

2016-01-11 09:22:26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一进入腊月,特别是三九过后,感觉春节的步伐越来越近,隐约中,似乎闻到了空中难闻的烟火爆竹味以及好闻的肉香味,它们构成了新年特有的气味。

 我嗅了嗅,微微一笑,脑子却骨碌碌飞转,一下子转到了几十年前——我的童年时代。相比现在的过年,儿时的年味更浓郁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 咸鱼咸肉腊鸡

 

 进入寒冬腊月,村民们也开始“放年假”了,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,一年里最为悠闲的日子便是冬季。此时,农田里的麦苗和油菜才那么一丁点,它们盼望着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,如厚棉被般紧紧裹住全身,静等春暖花开的季节蓬勃生长。

 池塘里的鱼儿该起塘了,这些鱼无非是草鱼、青鱼和鲢鱼,大部分缴给供销社的采购站,留一部分分发给村民享用,大鱼搭小鱼,一堆堆,排着队,以抽签抓阄的形式分配,抽到大鱼呵呵一笑,抽到小鱼也不埋怨,谁让自己的手气发霉呢?

 新鲜的鱼儿拎回家,开膛破肚,鱼肚鱼籽炒咸菜,先美餐一顿,鱼肉舍不得吃,腌制几天,然后一条条挂起来晾晒,风干后储存,可以吃上一段时间。

 咸肉是必须的。村里人家几乎家家户户养猪。事先计划好的,这头猪从年初养到年尾,刚好达到屠宰的标准,屠宰后,大部分猪肉贡献给其它村民,一小部分自家享用,比如一个猪头,一脸盆猪血,半个猪肝,一副大肠,还有一块肋条,少量精肉。它们都是必备的年货。

 没有冰箱,储存时间不能太长。猪头拔净猪毛,加进黄豆,烧成猪头糕;猪血在沸水中加热,然后浸在冷水中凝固;大肠清理比较麻烦,里里外外翻来翻去,反复几次后,还要用盐拿捏,用面粉揉搓,直至没有异味。肠子里塞进糯米、肉糜和胡葱,鼓鼓囊囊,扔进大肉镬里红烧,味道好极了!

 肋条肉腌制几天后,再用酱油浸泡几天,直至酱油渗透进去,整个变得赤红兮兮,才捞出来晾干。除夕那天,酱肋条斩断,变成一块块酱方,也挤进了大肉镬,与油豆腐、囫囵蛋、茨菰们,来个群英荟萃。

 童年时期的鸡鸭都是自家放养的,留一只除夕夜活杀,其余都要提前斩杀,也是红酱油里酱一下,捞出来晾干,

 走廊里,长长的竹竿上挂满了咸鱼咸肉和腊鸡,蔚为壮观。除了兜圈子、“喵呜”不断的馋猫,围着转的还有那只小黄狗,它摇着漂亮的尾巴,清澈的眼里满是希冀,与孩子们一样,它也在盼望新年的到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