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时,过年(二)  

2016-01-12 08:16:03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二,团子和糕饼

 

 总要到年廿四那天,吃过小年夜的团子,才觉得年味渐浓。

 做团子,做糕饼,少不了米粉。粳米和糯米,都是母亲提前一天浸泡在水里淘洗后晾干,然后在石磨上磨成粉。磨粉是件苦差事,母亲一手把着石磨柄,一手喂米,我和妹妹合力推磨,笨重的磨盘沙沙作响,伴奏的还有两根吊在横梁上的绳子,发出“叽咕叽咕”的求救声;米粉像白雪一样飘下来,掉在竹匾里。奶奶蹲着身子,用筛子遴选,粗粒子的米粉进入下一轮的磨眼,继续磨……

 团子馅有甜有咸,甜的是豆沙馅,咸的是白菜肉丝或者萝卜丝,也有咸菜肉丝馅。肉丝很少,象征性的几粒肉糜。在食品匮乏的年代,几粒肉糜弥足珍贵。

 刨萝卜丝是我的活。一只刨子横在木盆里,握住白萝卜的一头,另一头使劲在刨子上来回揉搓,盆里的萝卜丝越来越多,我的小手也冻得像萝卜了。

 母亲和奶奶做团子,我也学着做,可是小手不听使唤,捏出来的团子总是毛毛糙糙不像样,而且漏馅。“去去去,小孩子烧火去!”于是,我成了火头将军。往灶膛里添把柴,又探出头张望,始终不定心。奶奶警告说,团子要夹生了。

 团子蒸熟,蒸架上下来,扇子扇凉风,点上红印子,又是我的活儿。家人忙,我也忙。当然,第一笼的团子,必定有个属于我,这是最好的奖赏。

 有个特大的团子,还有六个中大的团子,它们鹤立鸡群般醒目。为什么团子的大小,差异这么大?

 献灶其一,孝敬长辈其二。过年了,辛苦一年的灶王爷也要享用美味的,这个大团子应该献给他。作为出嫁的女儿,娘家长辈理应享受自己的一片心意,中团子是女儿的孝心。

 做糕一般都是年廿九或者年三十晚上的事情。春节里,走亲访友,你来我往,糕来糕去。米糕是方方正正的9块或者16块,划得大一点,3×3,每镇9块,划得小一点,4×4,是16块。

 米糕的色泽分两种,白色和暗红色。白色是米粉的本色,暗红色是掺入红糖水的缘故。考究一点的米糕中间铺层红糖,上面撒几许红丝绿丝,漂亮多了。有一种米糕叫珍珠糕,那是筛选下来的粗大粒子,随便倒在木镇上撸平,蒸熟。作为次品的珍珠糕不上台面,是自家人吃的起底货。

 冷却的米糕邦邦硬,像砖头,咬一口,细细咀嚼,凉丝丝,甜津津,回味无穷。

 春节里,走亲访友,捧着方糕,全家老小上路了。此时的方糕包裹在方巾里,上面是两个饼干包扎。遇到喝喜酒的,糕点翻倍,还要用扁担,两头挑着,哼哧哼哧,走出一身汗。

 吃过团子和米糕,在全家团圆的日子里,走上了步步高的来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