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时,过年(四)  

2016-01-14 08:27:42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,掸檐尘,爆冬米

 

 一过年廿四,马上进入过年模式。快乐过年的前提必须窗明几净,家里一干净显得亮堂多了。

 掸檐尘是大人的事,一间间轮流进行。把能够移动的小杂物,比如凳子、木盆等搬出去,除尘后再搬进来;不能移动的大物件,比如木床和五斗橱,用尼龙薄膜盖起来。说起来,这掸檐尘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。

 奶奶抑或母亲身穿蓑衣,头戴草帽,手持一根顶端系有柴草樱子的长竹竿,刷向屋顶的面砖和梁柱,还有门角落。柴草樱子所到之处,尘埃纷纷掉落,在地上,也在尼龙薄膜里。死角落里的檐尘都是蜘蛛惹的祸,俘虏消灭后,留下一张张破网,日积月累,飘忽的灰尘成了一片片檐尘,像旗帜般挂下来。每每掸下檐尘,总能看到壁虎们惊慌失措、四处逃散的样子。

 小时候的家里,杂物特别多,想要清理并非易事。这一间掸了檐尘,清理后,换一间继续。掸檐尘的人往往灰头土脸,加上一身奇异的打扮,像个怪物,引来孩子们的嬉笑。

 搞卫生全民参与,大人在忙,小孩子也没闲着。搬个凳子,爬上高地,擦玻璃窗时,遇到难以擦除的地方,嘴巴吹热气,呵出的热气融化了玻璃上的油污,抹布一擦,干干净净。很多时候,你在这边擦窗,偶一抬头,发现对门的小伙伴也在擦玻璃,相视一笑,各自埋头干活。

 冬米是春节里待客用的。临近春节的午后,总有那么一个人挑着炉子家什来村里爆冬米。不需要询问来了没有,只要一听“嘭嘭”的巨响,就知道爆冬米的进村了,于是,大人抖抖索索地从米甏里舀出一碗米,犹豫了一下,又洒出几粒,然后用小纸头包上少量糖精,掏出一角钱,千叮咛万嘱咐:小心摔跤,小心爆焦,早点回家……

 捧着装米的小巴斗,怀揣“巨款”,飞也似的去了爆冬米的地方。整个村子,几乎家家户户有小孩的都出动了,所以爆冬米的队伍排得很长,大家都很自觉,几乎没有人插队,前面的笑嘻嘻,后面的眼巴巴,心里焦急,表面淡定。

 也有人爆年糕,那种干瘪似钮扣的一个个圆圈,爆出来像小圆镜,松脆甜蜜,赛过冬米无数倍。

 喜欢爆冬米,却最怕那“嘭嘭”声,简直是震耳欲聋般,每当爆冬米师傅站起身子,张开大麻袋,“爆炸”的预兆来了,小伙伴们纷纷逃开,双手捂着耳朵,等“嘭嘭”声一过,又纷纷围拢来。

 爆好的冬米热乎乎的,此时可以偷偷地吃上几把,但是,不能多吃,那是要派用场的。

 冬米的用处除了待客泡糖茶,还有就是做冻米糕。做冻米糕的饴糖,是从镇上的糖坊店里换来的。初中过后,我在镇上读书,麦子换饴糖的活儿全被我包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