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上海亲戚(二)  

2015-07-20 13:54:20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9岁的时候,我差点做了上海人。这要从爷爷说起。

 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村里开始发展村办经济,造船厂、五金加工厂和水泥制品厂相继建成。爷爷是水泥制品厂的厂长。

 水泥制品厂生产的产品是一根根细长的栏杆,一块块方方正正的休息板,还有一条条长方形的楼板。瓜子片,二四六,水泥标号,家里饭桌上经常听到这些滑稽的名字,换是现在的孩子肯定不知道“瓜子片”、“二四六”是什么东东?小小的我也好奇,听得多了,渐渐懂得。

 水泥制品厂的预制板以及配套制品大都运往上海。徐金贵是爷爷的老朋友,他是上海某厂的一把手,为了改善职工的福利,厂里要建一些职工宿舍,水泥制品从乡下源源不断地运到厂里。

 那一天,爷爷去了上海,徐厂长热情款待,由于彼时的饭店不经销香烟,徐厂长吩咐手下人去马路对面的烟杂店买烟。横穿马路的时候,开小差的手下恰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倒,不幸去世。

 上班时间出了人命,且是为了买烟,问题比较严重。徐厂长因此停职检查,批评记过处理。

 话说那个徐金贵厂长,三十多岁了,结婚多年,就是没生小孩。他每次来乡下,看到我们姐弟三人,非常喜欢。有意无意地想要一个带回上海领养。

 彼时的上海户口还没有现在的紧张,只要有正当的收养条件,在上海读书生活几年,就可以转正。在徐厂长的前程处于低谷的时候,我的家里人也想顺水做人情,送个孩子给他,聊以安慰。想了又想,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为什么?因为我比妹妹强势,乡下人俗称“吃得开”,而妹妹喜欢哭鼻子,一不称心就哭,哭哭啼啼,哭得让人心烦。弟弟呢,家里的接班人,自然不能送人的。

 正值寒假,出发那天很冷,我穿得绵绵实实,绒线衫一件又一件。当时的绒线是凭票供应的,价格昂贵,普通人根本穿不起。比我小三岁的小阿姨是荣字阿爹的独生女,集两家人宠爱于一身,要啥有啥,所以小小年纪的她就有几件绒线衫。我原本穿着花棉袄,但是为了面子工程,母亲好话说尽,硬是从小阿姨那里临时借来绒线衫,不管合不合身,让我穿上再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