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田大妈(上)  

2015-03-25 11:32:11|  分类: 百姓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芸芸众生,总有一些事让人感动。没想到,这一次遇见了田大妈,她的经历如此曲折,如此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认识田大妈是在春节过后的一个午后,她来店里配药,买了一板晕车药,问我,有没有副作用,我说“是药三分毒”,但是难得吃一粒应该不成问题。她说,经常要吃的,几乎天天吃。我觉得奇怪,晕车药是晕车人上车前服用的,一个老人家天天乘车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 大妈个子不高,大眼睛,皮肤紧致,年轻时一定很漂亮。她的头上包着花毛巾,这种装束让我想到吴县车坊的妇女。当然,说本地话的,一般来说是西片人。果然,大妈是北厍西片人。她说要上班去,每天来回乘车。问她多少年纪,回说不大,才76岁。问她上班做什么,回说去某镇工厂折叠纱布巾,每天60元报酬,早上去,傍晚回家,乘的是老板老板娘的私人轿车,顺便捎带的。

       我说为何要去这么远的地方打工?大妈说路线远了点,但活儿简单,收入也不错,60元一天,多做一天,甜的、咸的,要吃多少?相比先前在本村打工,车床上干活,累人不说,眼睛不仔细,很危险,且收入也不高。折叠纱布巾省力多了。

       76岁,在田大妈看来,年纪不大,但在我们眼里,的的确确是个老人了。这把年纪,为何还要去打工,她的小辈呢?

         说起小辈,田大妈一会哭,一会笑,特别是年轻时候的辛酸经历,让所有在场人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   田大妈出生在北厍西片一户殷实的农家,16岁还在读私塾。18岁那年,母亲得了重病,让她不得不与一个本村小伙匆匆结婚,说是冲喜。头胎女儿六个月的时候,母亲撒手人寰,离她而去。

       头胎女儿之后,她又生了两个儿子。彼时,挣工分缺少劳力,年纪轻轻的她,从不会农活到精通农活,养成吃苦耐劳的真功夫,样样活儿赶在前面,一年到头,人家透支,她家居然还有分红。

       由于干活积极,人缘又好,她成了该村的妇女主任,时常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。

       儿女渐渐长大,女儿像她,特别优秀,初中毕业后,回乡务农,也是一个劳动积极分子,被称为铁姑娘,新长征突击手。

       1979年9月22日,北厍人难以忘怀的日子。那一天的元鹤荡,狂风大作,巨浪滔天,从金星大队(现在的元鹤村)开会回来的优秀团干部们正乘坐挂机行驶在元鹤荡里,不幸的是,挂机遇风浪沉没,11名女青年香消玉殒。其中就有她23岁的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   听说女儿出事了,正在田里劳作的她被击倒了,醒来后,像发狂一般,几个人摁着她,不让动弹。她说她也想去元鹤荡,跳下去,与女儿一起死。

      田大妈当然没有死成,但又一惨事接撞而至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