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  

2015-03-18 09:13:36|  分类: 美食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打着饱嗝,从阿五饭店出来,沿黎里老街东去。

       周一,老街游客不多。路过油墩糕团店时,我忍不住向里张望,油墩,麦芽塌饼,方糕;金黄的,暗绿的,雪白的;圆的,方的,椭圆的;一个个极具诱惑力。老板以为我要购买,殷勤地过来打招呼,我迟疑了一下没买。实在是眼睛看得下,肚皮装不下,有心无力啊!

       与糕团点一墙之隔是茶楼,楼前是著名的进登桥。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,猛然看到老虎豆的招牌,便进去看看,不想这一看,竟然看了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 老虎豆其实没啥花头,上海城隍庙的五香豆,浙江绍兴的茴香豆,我们本地叫盐金豆,叫法不同,其实还不是一样的口味?

       令我大开眼界的是店门口放在不锈钢盘里的雪饺,它浑身雪白,静静地躺在盆里,散发出一股甜香味。相邻的百果糕也很显眼,只是,百果糕自己经常做,多吃少滋味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    2元钱一只雪饺,我买了两只。店主张阿婆嘱我趁热吃,我哪里吃得下?准备离开的时候,镗锣饼的名字从张阿婆口中轻轻吐出却如一声惊雷击中了我,让我无法挪动步子。镗锣饼,魂牵梦绕的儿时美食,很多年不见了,你还好吗?前不久的QQ群里,方记者也在念叨着镗锣饼,今儿个,被我遇到,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!

         转身,又回到了店里。张阿婆揉着早已醒好的面团,轻轻摘了一块,搓圆,摊开,包进事先准备好的细葱和细盐,揉圆后,压扁,摊薄,成了一个隐约可见青葱的大饼。

       电动油炉加热,放进薄如羽翼的大饼,只一会会,大饼膨胀,中间鼓起一个个气泡,葱香味扑面而来。翻转,继续油氽,直至两面金黄色,捞起来装盆,一个大如镗锣的葱油饼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   镗锣饼,本质上是葱油饼,咸味,只是外形像镗锣,圆圆的,于是,人们称之为镗锣饼。这种饼,在我小时候的日常生活里,经常看到,经常吃到,价廉物美,很受欢迎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洋快餐的蜂拥而入,传统美食越来越式微,这镗锣饼于不知不觉中淡出了我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 可以理解,吃多了犯腻,吃不到的思念,这是普众的心理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茶楼的大堂,我亲眼见识了张阿婆制作镗锣饼的整个过程。她说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这镗锣饼是第二天做呢!要是前几天来,还是吃不到的,昨天第一次试做,今天是第二次,以后会越做越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也是2元钱一个,我不假思索便买了两个镗锣饼,装在马夹袋里拎着。几个捧着茶杯的老年茶客笑着说,要是在过去,这镗锣饼是用柴草串着的,边走边晃荡,真的像敲锣。

       继续在黎里古镇上漫游,镗锣饼一路招摇,在众多的好奇中,我不时作解释,浪费了许多唾沫,特别是面对从未吃过镗锣饼的年轻人,我说得更多,口干舌燥,很想来杯热茶润喉。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吃在黎里之“镗锣饼”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