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家记忆(上)  

2015-12-01 09:52:41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    三开间的七路头平房,西面是灶屋,中间屋和东屋的南端辟出一个内走廊,像一条共用的通道;中间屋走廊有两扇门,打开来就是外面的走廊,东房间与邻家之间有个小天井……

    这是我记忆中最早的家。1966117日,我出生在那间平房里。村里人把出生地叫血地。

 近阶段,我时常想起那幢老房子。

 据说人之初的两岁之前是没有记忆的。如果说三岁开始有了记忆,那么此时的我已经有了妹妹,于是,我被母亲赶去了奶奶身边。

 爷爷奶奶住在与正屋相连的侧屋里。这两间侧屋的产权据说是上海爷叔的,他去上海滩打拼,站住了脚跟,娶妻生子,再也不愿意回到乡下。爷爷奶奶帮他看管,常住里面。

 侧屋是两间小平房。外间通厢房,摆放些劳动工具以及米糠之类的猪饲料,里间才是爷爷奶奶的卧室。一张老式软三湾木床,床前是一条宽宽的铺板,换洗的衣物扔在铺板一角的座桶里,干净的衣物才方方正正地叠进衣橱里。

 爷爷爱吃零食,饼干盒子和纸包的糕点,比如酥糖,麻条,雪饺,明明藏得好好的,总能被我雪亮的眼睛发现,于是饼干盒子的分量越来越轻,酥糖之类的糕点越来越少。

“小鬼三,偷吃哇!”我红着脸承认,爷爷顺手给我一只橘子。

 为了吃食,我总在寻找,但是那只衣橱的抽屉万万不敢打开,那里躺着两只尖头的绣花鞋,就像两具棺材,幽幽地发出骇人的光芒。死人才穿这样的寿鞋。

 现在,我要去灶屋间了。灶屋间也是厨房,土灶占去了西南一角。家里的土灶很有文化特色,上面描绘着各种图案,如意啦,福字啦,一只猛虎张着嘴巴,下山来了。

 那时候的土灶有外镬和里镬,还有汤罐和水镬子。外镬烧菜煮饭,里镬烧猪食,汤罐和水镬子都是热水。不管是外镬还是内镬,柴禾燃烧后,相邻的镬子汤罐跟着受热,存在里面的冷水变成了热水,于是冰冷的冬天,舀出来洗手洗脸洗菜,不觉得寒冷。

 土灶边傍着风箱,风箱杆子一推一拉,扑哧扑哧,灶膛里的火苗一闪一闪,砻糠、黑泥、稻草、木柴都是燃料。在柴灰的余烬里埋几只山芋,没多久,扒出来就能吃了。若是隔夜埋一罐头黄豆,次日倒出来,软烂香酥,真是美味啊!

 灶头边,靠西侧墙角,是一只水缸,上面有两扇合起来的木盖,平时一扇关着,一扇敞开,随时从敞开处舀出水来,水缸边经常是湿漉漉的。那时没有自来水,家庭用水都是大清早从河里提上来的。经过一夜的沉淀,清早的河水最为洁净。

 水缸的上面挂着毛巾、筷筒和刀板,旁边是一只竖起来一格一格的脸盆架子。紧挨脸盆架子的便是一只庞大的菜橱。

 菜橱比人高,横宽竖大,里面可以放吃剩的饭菜,大大小小的锅盆瓢碗,各种食材。甚至糕饼印子,红水绿水,只要与吃有关,碗橱是极其包容的。

 吃饭的桌子是方方正正的八仙桌。我家三代,七口人,住在一起,吃在一起,用餐的时候围在那里,边吃边唠,吃得津津有味,唠得热闹异常。

 菜橱边的小长台毫不起眼,暗红的色泽,很容易让人遗忘,但它比较实用,家里的杂物都堆在那里。若要找一样平时用的小物件,只要拉开小长台的抽屉,一般都能如愿。

 灶屋的墙是亮点。领袖的画像,年年更新。我还看到了墙上的相框,里面有父母亲结婚时的合影,有上海爷叔的儿子们的照片。我始终想不起,是否有我的宝宝照,每每念此,就会有点小失落。好在,多年后,墙上出现了我的“三好生”奖状,家里人津津乐道,引以为傲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