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家记忆(下)  

2015-12-03 08:38:55|  分类: 陈年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祖居的三间正屋和两间侧屋都是住人的,只有外面的厢房和走廊才是鸡们,鸭们,兔子们的天地。

 厢房连着正屋和侧屋,东西向畅通,夏天特别凉快,冬天却是冷风飕飕。厢房里堆放柴禾和鸡棚。当时的农村,供电也是有计划的,没有电饭煲,没有煤气灶,除了洋火炉和煤炉,烧饭煮菜全靠土灶,柴禾的干燥极为重要,要是连续半个月下雨,柴堆漏湿,是很糟糕的事情,直接影响到一家人的三餐温饱。所以,厢房里的干柴始终源源不断。

 母鸡下蛋,总是红着脸,“个大个大”到处炫耀。从鸡窝里捧出热乎乎的鸡蛋,我们开心异常。撒一把稻谷,赏赐“个大”的母鸡。

 鸭子是早上放出去,傍晚才回家的,要是它们野心,迟迟不肯回来,就要操一根长长的竹竿,握一把粮食,到河滩边,对着鸭子们“爷爷爷”叫唤,一边食物引诱,一边竹竿敲打,直至它们摇摆着身子,摇进了鸭棚,门一关,歇搁。

 兔子棚设在中间屋双幺门外面的走廊里,靠墙,双层,上层喂食,下层排泄。经常不见兔子的踪影,原来狡兔三窟,它们喜欢藏猫猫。

 鸡鸭养多了,好处是有蛋吃,坏处是异味太重,而且一不小心就会“踩地雷”,鞋底下全是鸡屎,烦心得很。

 兔子棚一侧的走廊是个温暖的地方。特别是冬天,坐在那里孵太阳是最好的。脚上烘脚炉,手里抱个汤婆子,冬米一把把往嘴里塞。爆豆子是极其开心的,打开脚炉盖,在温热的稻草灰上铺几粒豆子(蚕豆或者毛豆),静等一会,豆子受热膨胀,噗嗤一声,跳起来翻个身,这种豆子最松脆香甜了,姐弟们抢着吃。也有爆焦的豆子,舍不得扔掉,勉强尝之,既苦涩又难闻,嘴边弄得墨赤黑。

 儿时没有电吹风,洗头发都靠自然晾干。洗发剂也不多,荆树叶是最绿色的洗发原料。把采来的荆树叶洗净,倒在脸盆里揉搓,直至清水变成滑溜溜的绿色液汁,散发出清香的味道。那时候,半个月洗一次头,还没有头皮屑,肯定是荆树叶的功劳。

 阳光下看书写字也是经常有的。姐弟三人,围在一起,互相学习,其乐融融。五保户老太非常煞风景,她坐在一边,眯缝着眼看我们,黄色的眼屎像要掉下来似的。看着戳气,我们忍不住要骂她,叫她死开点。老太气鼓鼓,嘴里嘟哝着什么。奶奶总做和事佬,出面数落我们,老太太才不情愿地离开。

 很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五保户老太是我奶奶的亲姑妈,年轻时生有三个孩子,却一个都没成活,作为母亲,她的伤心可想而知。时至今日,我还记得骂她的情景,我为自己年幼时的无知感到深深的愧疚。

 猪棚是建在大场的下滩。农村人,家家户户门前有一片大的场地,晒衣服是小事,晒稻谷、麦子、菜籽是大事,还有柴禾。这些关乎到一家人的生计。

 隔开大场的猪们住在专门建造的猪棚里。大的一窝,小的一窝。喂食起来,匡汤匡汤,猪鼻把食物溅出了食槽,尾巴摇啊摇,吃得欢畅之极。

 没有颗粒饲料,没有瘦肉精,那时候的肉猪生长期大约一年,吃的是柴糠、谷糠和草糠,剩饭很少,馊了才倒进猪食桶。平时很少吃到猪肉,春节前的某个大清早,大人们抓出猪棚里的大猪,五花大绑,送去屠宰场宰了,带回家一脸盆猪血,半个猪肝,一个猪头,几斤猪肉。这一年的餐桌全靠它们来点缀了。

 老屋的西边是一块自留地,一个粪坑,几个瓜棚。一丛红色的美人蕉肆意地开放着,热烈而喜庆。

 我记忆中的祖屋大致是这样的。时隔多年,老屋进行了翻建,从平房到楼房,最后动迁,夷成平地。老家从此建造在心里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