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亲的菜地  

2014-10-07 09:05:13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动迁后,娘家已经没了田地,原有的责任田和自留地全部没了。母亲一直觉得没有菜地是个遗憾。
         安置小区的居民都是动迁而来的村民,对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,他们在小区的周边到处找空地,种点日常吃的菜蔬。近的空地没了,就去远一点的地方。
        搬到新区后,母亲有了四块菜地,都是很小的一块块,而且没有正式“身份证”,只要公家不碍事,自顾种着,要是公家派用场,只得乖乖交出来,没有商量的余地,因为与附近大部分的菜地一样,都是来历不明的,上纲上线的说法就是侵占公共土地资源,属于不合法的行为。
       四块菜地分四个地方:小区南侧路边一块;鱼塘边两块,一东一西;还有一块在荒芜的野地里。母亲的菜地很不好找,走过去必要经过一个大垃圾堆,还有一片芜杂的低洼地。对于这些地块,母亲极其熟络,父亲只认得其中两个,而我和弟妹们定然混肴不清。
       菜地的来历不太正规,它们属于废弃的公共资源,是附近居民抢占来的,强势的人占得多,弱势的人占得少。母亲不是强势的人,但她人缘好,老小无欺,与邻居乡人都合得来。别人得多了,让些母亲种,也有的年老了种不动,索性送给母亲种。作为回报,母亲总是把一蓝蓝蔬菜送给人家。去年南瓜大丰收,母亲把几十个大南瓜送了人;今年冬瓜大丰收,她又送掉了十多个大冬瓜。
       我时常惦记着母亲菜地。这个季节,菜地里应该有哪些蔬菜?如果我去娘家,回来时,手里拎的就是最新鲜的时蔬。这个季节,山芋、芋艿,青毛豆,羊眼豆,茭白……
       我是农民的后代,血液里流着农民的遗传因子,也喜欢种花种草种菜蔬。自家的院子实在太小,只能种些香葱、辣椒和马兰头,别的让位给花草了。实在不过瘾,就去母亲的菜地。
       母亲非常欢迎,她最喜欢我陪着。母女俩去菜地,有说有笑,开开心心,加上一个人的活两个人干,效率增加一倍。
       比如今天,刚到娘家门口,巧遇母亲出门去菜地,我不由分说,换下皮鞋,戴着草帽就跟着去了,全然忘记自己穿着短袖裙子,胳膊和小腿都裸露在外面。强烈的紫外线我不怕,怕的是杂草的利口和刺人的虫子。
       果然,当我和母亲从鱼塘西侧的菜地辗转去野地时,必须穿过半人多高的杂草丛,长着“锯子”的杂草叶子无情地把我的小腿拉出一道道血痕。
       相比“锯子”,刺毛虫更认人惊悚。金秋季节,菜虫多,毛豆叶子上刺毛更多。母亲一再关照,小心毛豆叶子,并把她的草帽给我挡着小腿,防止刺毛碰到,结果还是刺到了,疼得跳起来。
       “养伤”的间歇,是我欣赏周边景物的时候。棉花苗开着黄色、红色的花朵,在秋风中摇曳生姿,结出的果实如桃子般,等到“桃子”崩裂,张开洁白的大嘴,吐出一朵朵棉花;赤豆藤缠缠绕绕,匍匐在地,采摘的时候,需要一摞摞撩起,早熟的赤豆荚已经枯黄,如果不及时采摘,就要爆裂在地里;冬瓜的藤蔓稀稀落落,大冬瓜特别显眼,躺在那里像个枕头;叫不出名字的野草,长着一个个“印章”,它们就是廿四夜做团子的红印子章。望着这些可爱的植物,我暂时忘记了疼痛,弯下腰,继续采摘即将枯黄的赤豆。
       母亲割了一捆毛豆,说侄儿鸣宇喜欢吃晒干的熟毛豆子。这种毛豆清香有嚼劲,类似于西横头的熏青豆,只是制作工艺上的熏干和晒干之别。明天上午,鸣宇回校上课,让他带去与同学们分享。于是,在娘家院子里,我和母亲剥着青毛豆。侄儿走过来,微笑不语,他知道奶奶爱他,姑妈也爱他!
       一份收获,一份耕耘。和母亲在一起干活,更能体会种菜的艰辛。筷子上一捧捧,舌尖上的味蕾,真的来之不易呢!古人说得好: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!现在的你还会浪费粮食吗?!
        母亲的菜地得不到保障。随着村建的进一步开发,离家最近的一块路边菜地已被夷为平地。如今只剩三块了,说不定以后变成两块,一块,最后一块不剩。母亲说,她没有怨言,只有遗憾。是的,我也会遗憾,甚至怀念那些曾经的菜地。
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远处的小区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杂草丛生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半人高的杂草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穿过草丛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绿色蔬菜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萝卜露出一点红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母亲在河边采摘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棉花地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山芋地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大冬瓜
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糕饼红印章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母亲做的跑鞋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枯萎的赤豆荚
 
母亲的菜地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娘家晚宴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