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烧泥鳅  

2014-09-04 07:01:55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那天清晨去买菜,看到一个农民模样的男子正在菜场外卖黄鳝和泥鳅,说是他张网捕住的,纯野生。黄鳝经常吃,但是泥鳅就难得吃了。小姑时常买泥鳅红烧,偶尔带到店里,与同事们分享。

        桶里的泥鳅大小不一,挑大的,30元一斤,全部买去,统价25元,于是全部买下,总共2.8斤。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后,养在清水里,泥鳅一呼一吸,把腹中的泥水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们大都不敢杀活货,即使敢杀鱼、杀鸡,也不敢杀黄鳝和泥鳅,而我都敢,而且相当熟练。由于过程极残忍,在此省去N字,希望胆小的姐妹不要多作联想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我为何不怕杀活货,作个解释:小时候,每家农户养家禽,房前屋后的自留地几乎种不了营生,围了网都没用,鸡会飞,鸭子乱钻。某些人家为了对付放养的家禽,就在田梗上撒了毒药或者盐饭,偷食的鸡鸭吃了毒药和盐饭,咕咕咕叫了一会,直流口水,不久就翻着白眼,一只只相继死去。我家的鸡鸭也时常遭到这样的命运。那时候,放学回来,看到鸡鸭扑在地上咕咕咕惨叫,再看颈下沉甸甸的胃囊,就明白怎么回事了。必须马上开刀抢救!可是大人还在田里忙碌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我鼓起勇气,学着大人的样子,抓住即将断气的鸡鸭,拔掉颈下的羽毛,对着胃囊剪开一口子,并用手指挖出里面的盐饭,清水洗干净,然后缝上口子,有时候,来不及缝,索性把伤口塞进去,几天后,鸡鸭们居然活着,胃囊自愈,又能吃食了。小小年纪,我居然做了外科医生。 年前,养了大半年的猪猡要杀了,春节里才能有肉吃。当猪猡嚎叫着被五花大绑抬出去,我便跟出去,亲眼看到猪猡被屠夫杀掉,那过程远比杀鸡杀鸭惨烈。

       或许血腥场面看得多了,而且还会动手术,所以杀鸡杀鸭对我来说不费力气。至于滑腻腻的黄鳝和鳗鲡还有泥鳅,我也是不怕的。小时候,沟渠里到处是黄鳝和泥鳅。小黄鳝和泥鳅不上餐桌,都是斩杀后,切成段,喂给鸭子吃。

         几十年过去了,昔日不上台桌的泥鳅如今成了座上宾,价格扶摇直上,远远超过了猪肉的价钱。而我在斩杀活禽的同时,也常露出恻隐之心。小小家禽,本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,投错胎,只能成为盘中餐。遇有幼小的黄鳝或者泥鳅,总是倒进鱼池里,放它们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   人类不是单纯的食草动物,也需要肉类补充营养,是食草食肉并存,生物链就是这样环环相扣,一物克一物。自然界的生生灭灭,全是上天安排好的,由不得自己做主。既然人类要食肉,必定有人要杀生。有些人嘴里说着罪过,筷子却朝着荤菜猛夹,连整天念着阿弥陀佛的人也在偷偷吃肉,可见荤腥的无穷魅力!红烧泥鳅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      那天的泥鳅,斩杀后洗净,由先生掌勺,红煮,加进红辣椒、大蒜头,味道极灵。同事伟英品尝后,说,比我小姑烧得更好!红烧泥鳅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 

红烧泥鳅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红烧泥鳅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
 

红烧泥鳅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