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胜秀桥边话沧桑  

2014-08-25 06:34:35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新建的吴江烈士陵园坐落在汾湖开发区的黎星村,张应春烈士长眠在那里,与她为伴的还有近年迁徙而来的革命烈士陵墓。进入陵园大门,左侧莲荡边,有座拱形石桥突兀着,非常醒目,它就是本文的主角——胜秀桥。

 弯弯的石拱桥,桥下是一泓清水,莲荡水从一侧进来,流入一个小湾,便戛然而止,这座桥在这里没有起到应有的摆渡作用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种摆设,供人参观。

踏上石桥,桥面上的石板是古旧的,桥身也是旧的,隐约可见如意、祥云花纹,有着岁月侵蚀过的痕迹。桥的两侧刻着“重建胜秀桥”,至于重建年代不详。

这座看起来古旧的石桥之所以说它是新建的,因为以前这里是平地,根本没有这座桥;之所以说它是古桥,因为有古意,斑驳的石条,石条上的花纹,无不透出历史的沧桑感。原来,桥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从大胜村胜秀桥上原封不动地搬来的,只不过位置有了转移。

看到胜秀桥,我突然很想去它的原住地大胜村,在退休教师朱廷忠老师的陪同下,我们沿着汾杨路出发了。

大胜又名胜溪,俗称港上村,坐落在大胜圩,大胜名因此而得。大胜村在北厍集镇区的东南,由于汾湖开发区的布局规划,全村村民已经动迁在与它不远处的东村小区。历史上的大胜村已经不复存在。

 越秀路与来秀路的交接处是个十字路口,一下车,便见一条从东到西的河港——大胜港,据说柳宅就在河港中段的南岸。

小河弯弯,流水汤汤,两岸杂草丛生,扒开草丛,寻寻觅觅,再也找不到古桥的痕迹。朱廷忠老师是港上大胜人,他在村里生活了六十多年,关于大胜,关于柳亚子的先祖,关于那座胜秀桥,他一口气能说出很多。听他娓娓道来,是一种享受。

胜秀桥,初建无考,乾隆八年(1742年)修,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僧觉修募化重建,柳亚子的高祖刘树芳写记。关于胜秀桥的名字有两种说法:一是,由于连接大胜村与秀士村,所以命名胜秀桥;另一说,东邻的秀士村有座来秀桥,为了有别于来秀桥,甚至气势上超越它,于是命名胜秀桥,胜过来秀桥的意思。

 柳亚子,初名慰高,更名弃疾,一名人权。1887年5月28日生于大胜村,12岁之前,他一直生活在大胜村,村里的人,村里的事,村里的那座桥,深深地刻在少年柳亚子的心里。因为家里发生一些离奇事,12岁那年柳亚子随全家迁往黎里周宅定居。胜秀桥见证了这位少年在大胜村的童年、少年时代,看着他离开大胜,走上革命的道路。

柳家迁移后,宅房完整。抗日战争时期,被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用作军械修理所和爆破训练班。1942年2月,日寇发动“芦莘厍周大扫荡”,不仅放火烧毁了柳家大宅,而且把机关枪架在胜秀桥上,作为制高点,阻止村民出逃,刘家大院在燃烧了三天三夜后,化为灰烬,而架在胜秀桥上的机枪把胜溪染成了红色。

“余家世居分湖之北,名大胜村。第宅为倭寇所毁。先德旧畴,思之凄绝!”这是柳亚子先生在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里提及的。

站在大胜村的遗址上,胜溪的一侧是阀门厂,另一侧是黎里220kv的大型变电站。空中的一座座铁塔像一个个哨兵,坚守在胜溪河边,胜溪默默地流淌着,余晖把它照得通红。

重回胜秀桥边,不仅思绪万千,我仿佛看到少年柳亚子踏着石阶,坚毅地走出大胜村,从而成为中国民主革命家。历史沧桑巨变,大胜村不在了,胜秀桥有幸,能够移到革命烈士身边,让参观者牢记革命先驱,家国情仇,可歌可泣。

2014/8/23

 

胜秀桥边话沧桑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
坐落在吴江烈士陵园的胜秀桥
 
胜秀桥边话沧桑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大胜村遗址
 

 

胜秀桥边话沧桑 - 俊秀旻儿 - 俊秀旻儿的家新建的变电站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