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殷  

2014-07-06 10:13:44|  分类: 百姓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学生放暑假,镇上的老年大学也跟着放假了,加上龙队的活动稀少,老殷觉得无所事事。他手捧茶杯,有事无事每天来药店,他的本意是找康师傅,相互切磋一下乐谱或者曲调。
        年轻的时候,老殷也是文艺活跃分子,戏曲唱得极好,属于镇上有名的票友,退休后,他参加了老年大学,与镇上的一批文艺爱好者聚在一起,他不会拉琴,只会唱,京剧、越剧、戏剧、沪剧,还有黄梅戏,曲调醇厚,可惜嗓子沙哑,听起来就像鸭子叫“嘎嘎嘎”。
        很多人不喜欢老殷,说他“老三老四”、“牛皮滑塌”,倒是时常被他“欺负”的康师傅没有排斥他,依然跟他聊龙队的事,或者对唱几句。
         药店的员工也不欢迎老殷,背地里叫他“老鹰”。不喜欢他的理由是嫌他脏,“啃啃啃”,痰沫乱吐,门口的地上痰迹斑斑,恶心倒灶。老殷沙哑的喉咙被称为“破夜壶”,他来了,理都不理,管自做生意、聊天、吃瓜子。他也极其知趣,门口一站,看见康师傅在就进来,不在,就离开。
       这几天,康师傅在城里帮妻子照看外孙,老殷始终不见康师傅,忍不住开口问了:“阿康哪去了?搓麻将?”我说,康师傅去了城里,一周后才回来。老殷叹了一口气,有点失望。
        老殷明显黑瘦,问他怎么回事,说每天去野外钓黄鳝,太阳晒黑的。除了脸皮黑,他的两个胳膊黑得像木炭,油光光又像酱肉。
       油菜、麦子收割后,田里种了水稻。这时候,黄鳝没了藏身之所,田埂上、垄沟边的洞穴成了黄鳝的栖息地。摸透了行情,老殷出发了。戴着大草帽,背个小竹篓,手拿一根铁丝做成的钓竿,脚上是一双沉甸甸的高筒雨鞋,诱饵是一袋子蚯蚓。
       北厍镇周边少有农田,老殷去附近乡镇的黎里、芦墟、金家坝,交通工具是公交车,如今的公交网路遍布各乡镇村,四通八达,跳上任何一辆公交车,都可以去乡间,而且是免费的(65岁以上老人免费)。
        每次都有收获,多的时候四五斤,少的时候一两斤,大小不匀称。因为是野生的黄鳝,生命力比较强,在水桶里养了很多天,依然鲜活。
        野黄鳝的市场价高达七八十元一斤,老殷家境富裕,不想卖钱,他把部分黄鳝留给住在城里的女儿,部分送给身患癌症的小舅子,还有一部分留给老夫妻自己享用。
        现在农田少了,农药多了,大黄鳝也不见了踪影。言毕,老殷再次叹了口气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