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俊秀旻儿的家

这里是我心灵的家园,装载着我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想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月六  

2014-07-03 06:56:10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世界杯热火朝天,贪官们一个个落马,执业药师报考……大事、小事,公事、私事,每天关注着,忙碌着,日子就这样悄悄溜过。
         去店里上班,小姐妹端来一碗咸菜肉丝面,说是自己擀的面,临走不忘提醒:今天是六月六。我呆了下,六月六,买碗面来落一落;六月六,裹只馄饨落一落。那是本地俗语,六月六那天,一般都要吃面或者馄饨,面条肯定不止一碗,馄饨也不止一只。
         若不是小姐妹的提醒,我都忘了六月六,错过了吃面条和馄饨的机缘。当然,不吃也没关系,很多人不在乎,但是对于过惯了传统习俗的我来说,肯定有遗憾。
         现代人,生活节奏加快,连翻日历的过程都省略了。若在从前,这是不可想象的事,因为每个节日都是扳着手指热望着,日历上也早早地做了记号。比如,六月六前夕,母亲定会背着新收的麦子去加工厂磨面粉,然后,用筛下来的麸皮汰面筋,面粉揉粉团,擀面条;杀一只自家养的老鹅,煮一锅鹅汤,实心面筋一个个下到鹅汤里,像海绵一样把鲜美的鹅汤吸进去;黄鳝也是时鲜货,一般都是清晨鳝笼里倒出来,抑或晚上照火社捕来的,纯野生。黄鳝也是煮汤,加几片咸肉,几个大蒜头,汤面上飘着金黄色的菜油……母亲擀的面条特别有劲道,麦香很浓,老鹅和黄鳝都是浇头。一家人围坐在露天餐桌上,吃得稀里哗啦,啧啧有声。抬头看一眼同一场上的邻居们,也在闷头大吃。六月六,是春耕之后,犒劳农民的一个节日。
        虽然,儿时的生活条件绝对没有现在的好,但是,每年的六月六,就是这样丰盛地度过。那种美好刻在心头,以至于我时常怀念过去,那一大锅面汤,那一碗碗黄浆(汰面筋后沉淀的粉末,加热后,成为糊浆),似乎触手可及。
        再也回不到从前。离开了农村,住进了高楼大厦,生活已经变了味,即使买一只老鹅,煮一锅鹅汤,买几斤黄鳝,煮一锅鳝筒汤,买一袋面粉,汰面筋,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。物非人非,还有什么不变的东西?!
        随着时代的进步,很多民间习俗在渐渐淡化,甚至消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